<strong id="g15h2j"></strong><acronym id="g15h2j"></acronym><q id="g15h2j"></q>

      李氏灰塑制作技藝第四代傳人李達維
      用律動的生命觸摸灰塑的靈魂

       來源:江門日報  發表時間:2020-01-06 10:23

      作爲李氏灰塑制作技藝第四代傳人,守住手藝是李達維的使命。

      作爲一種民間工藝,灰塑工具、灰塑材料通常是就地取材。
      作爲一種民間工藝,灰塑工具、灰塑材料通常是就地取材。
      灰塑讓人物山水、靈鳥瑞獸,活靈活現地出現在窗楣屋檐之上,不僅增加了建築的美感,更寄托了對美好生活的願望。
      灰塑讓人物山水、靈鳥瑞獸,活靈活現地出現在窗楣屋檐之上,不僅增加了建築的美感,更寄托了對美好生活的願望。
      李達維向記者詳解制作灰塑的過程。

      掃掃二維碼 看新聞視頻

          編者按

          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十九大報告指出“沒有高度的文化自信,就沒有文化的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複興”。民間藝人對促進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繼承和發展有著重要的意義和作用。如今很多優秀藝人被列爲各級別的傳承人,通過各種平台,他們漸漸走到大衆面前,獲得大家的認可。

          爲此,本報從2020年1月起,開設專欄《匠心獨運 巧技流芳——尋訪民間藝人》,對民間文藝高手、能工巧匠等進行系列報道,從而喚起更多大衆對民間藝人的尊重與優秀傳統文化的保護。

          “真好看!”上世紀70年代末,還是孩子的李達維看著父親制作的灰塑,心中贊歎不已。當他想用手碰觸牆面剛上色不久的灰塑草尾花時,嚴肅的父親李進壬“啪”的一聲打掉他的手,“顔料還沒幹,不許碰!”

          灰塑,在傳統嶺南建築中非常普遍,人物山水,靈鳥瑞獸,活靈活現地貼在窗楣屋檐之上,不僅增加了建築的美感,更寄托了美好的祝福。然而,灰塑的制作技藝並不簡單。光是材料就頗爲考究,首先用幹稻草等制成“草筋灰”,加上水泥、沙,灰塑的底部用料就算完成了;另外,用草根灰、糯米粉、紅糖等混合成“紙筋灰”,如果需著色,就在“紙筋灰”中加入礦物顔料。材料制作好以後,必須在牆壁上進行施工。匠人需根據圖案造型需要,先用鋼釘、銅線做好模型,再用草筋灰一層一層指引,用紙筋灰做成灰塑圖案的表層,最後進行細致的批修。爭奇鬥豔的花鳥蟲魚,威嚴生動的瑞獸祥禽,就是這樣在手藝人的精雕細刻下誕生。

          每當父親開始制作灰塑的時候,喜歡四處玩耍的李達維便會安靜下來,蹲在一旁,看著父親忙活。這一看,就看了數十年;這一看,他慢慢從旁觀者成爲操作者,從一個懵懂小孩變成李氏灰塑制作技藝第四代傳人。

          1 “傳統”李達維和“異端”李達維

          也許是家族遺傳,李達維自幼就有很好的美術天賦。祖父李桂怡和父親李進壬也很喜愛這個有天賦肯努力的小孩,在讓他不落下學業的同時,把自己的一身技藝傳給了他。李達維也很努力,16歲時入讀廣東長沙師範學校,在校期間甚至成功舉辦個人作品展,一時傳爲美談。畢業後,他成爲一名美術教師。

          美術的功底,爲李達維傳承父輩的灰塑技藝,打下了堅實基礎。“有人說灰塑是不變的藝術品,其實灰塑也在變,也在不斷地褪色。如果手藝好,那麽這個漸變的過程會被忽略。”李達維指著一個獅子灰塑介紹,“民俗知識更是不可缺少。灰塑講究寓意,每個作品,都寄托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願景,這個很重要,是民間藝術的根。”

          也許幼年時蹲在一旁觀看的李達維沒有意識到,正是這種淳樸的寄托,牢牢地把他給吸引住了。時至今日,李達維仍然堅持這種淳樸的創作本能,反映生活,寄托願望。

          作爲一種民間工藝,灰塑工具、灰塑材料通常就地取材。正是這種充滿浪漫色彩的制作技法,讓灰塑在發展中不斷推陳出新,成爲開平民間建築“桂冠上的明珠”,也讓李達維成爲“民間技藝”傳承人裏的“異端”。他使用現代顔料,把灰塑從牆上搬到畫板上,創造“灰塑書法”,如此“離經叛道”的行徑,在民間手藝人裏並不多見。

          不過,若仔細研究灰塑技藝的發展,不難發現,灰塑技藝就是一個不斷創新的過程。上世紀前後,大批旅外華僑回鄉建屋蓋房,從海外帶回了新的建築材料和建築思想,灰塑由此融入許多西方元素,誕生了許多匪夷所思的作品。這在當時顯得“大逆不道、不可想象”,而現在卻成爲一種潮流。

          2 “守家”李達維和“出走”李達維

          爲了更好地傳承灰塑技藝,李達維利用自家房子,建成希阜紀念館(李希阜爲李氏灰塑第一代創始人),在這裏接待前來考察交流的各界人士。

          “說灰塑,給他們看圖片,講教材,都不如讓他們親眼所見,親手觸摸,最後還能親手體驗。”李達維站在希阜紀念館門前,腰身筆直,意氣風發。

          爲了守好灰塑這項珍貴的民間技藝,李達維專注而深情。

          通常,灰塑制作時間長,顔色也不“吸睛”。對此,李達維創造性地選用了現代顔料,“現代顔料顔色鮮豔,上色時間快,不但適用于學員體驗,還符合現代的審美觀。”

          灰塑曾經是開平建築裝飾上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然而隨著世事變遷,灰塑也不免淡出建築裝飾圈。李達維常常坐在家裏,思考著如何給灰塑一個未來。于是他試著讓灰塑特有的立體感與現代藝術結合起來,成爲可把玩觀賞的藝術品。而灰塑書法更是能將書法的“精氣神”三味表現得淋漓盡致。

          作爲第四代傳人,守住手藝,守好家,是李達維的使命。希阜紀念館開設過免費培訓班,利用自己是專業美術教師的身份對灰塑進行推廣,也編寫出版過學校使用的灰塑教材,在當地俘獲了一批粉絲,也培養了不少傳承人。“有人才,才會有將來。”這句口頭禅幾乎成爲他的標配。如今,他的兒子李超穎在灰塑行業裏開始嶄露頭角。

          在李達維和一班灰塑師傅的努力下,2015年,開平灰塑技藝制作成功入選省級非遺名錄。2016年“開平灰塑”聯合“廣州灰塑”一起打造“嶺南灰塑”,並吸收廣州(花都)灰塑文化産業研究院院長劉娟爲開平灰塑李氏灰塑世家第五代入室弟子。

          李達維喜歡“出走”,與人交流,向人推廣灰塑藝術,“出走”的他,肩負著開平灰塑在新時代裏煥發新生命的使命,他孜孜不倦地奔走著。

          3 “大夢想”李達維和“小志氣”李達維

          說起灰塑,不得不提開平碉樓。作爲世界文化遺産項目,開平碉樓鼎盛時期有3000多座,現存的也有近2000座,分布在開平15個鎮(街)。如果說開平碉樓與村落是一襲華美的綢緞,那麽灰塑便是錦上之花。不論是城區還是鄉村,在開平衆多古樓舊居建築物上,幾乎都可以看到灰塑的痕迹,人物、雀鳥、蟲魚、花木等,經匠人們的巧手雕琢,栩栩如生地站立在牆檐、門楣和屋脊之上。

          灰塑作爲世界文化遺産開平碉樓與村落的一個重要的藝術組成部分,得到聯合國專家高度贊揚,認爲開平灰塑工藝精湛、內涵豐富,具有濃郁的地方文化色彩。曆代灰塑師傅留下的作品,後人從中也能感受到源遠流長的傳統文化。在開平的鄉村中,如今不少灰塑經曆了百年風霜的洗禮後依然屹立。李達維有一個大夢想,希望能將這門技藝變成藝術,可以從過去的傳統裏走進現代人的審美中,讓灰塑得以傳承並發揚光大。

          同時,作爲李氏灰塑第四代傳人,李達維的志氣卻顯得“不大”,他只想讓手藝不會失傳。如今正在廣州高校學習美術的兒子,不但很好地繼承了李氏灰塑的技藝,也繼承了那份對灰塑的熱愛。他也希望李氏灰塑走出家族傳承的圈子,有更多的傳承者。

          故事又再次回到開頭那樣,在李達維創作灰塑作品時,兒子李超穎坐在一旁,安靜地看著,不久後開始加入創作行列。有點不同的是,李超穎在制作的同時,利用現代媒體手段,將灰塑這項傳統技藝,制作成微視頻,讓灰塑更爲廣泛地流傳。

          開平灰塑手藝人的故事,也許正在以這種形式,在不斷更新著……

          策劃/葉桃 統籌/王平強 崔怡娟

          文/圖 江門日報記者 張華熾 朱磊磊

      (責任編輯:李萬兵 )

      蓬江區文化館:讓文化藝術觸 ...

          一直以來,市區的江華路和水南路一帶是人們覓食購物的好去處,而蓬江區文化館就藏身在這片喧鬧的老區中,讓市民熱鬧之余,也有一個安靜的場所休閑放松。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1